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太監能有什麼壞心思-第二百五十四章 尬聊的敏妃閲讀

太監能有什麼壞心思
小說推薦太監能有什麼壞心思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
傍晚时分,苏秦秦带着敏妃,来到了乾西宫。
没有十二抬轿辇,两人是走着过来的,而且敏妃也只穿了便服,时分低调。
敏妃不想太过引人注目,甚至有可能的话,她不想任何人知道,她来找秦源了。
其实身为皇贵妃,她在后宫走动是很正常的,即便来这乾西宫,也没人敢过问什么。
回 夢
但她总觉得有些心虚。
因为在她心里,她根本无法将秦源当作一个太监,如果这样的话,那么她来找他,难免就会先给自己按个“不端之思”的罪名。
可是一想到秦源正身处险境,她就顾不得这些了。
进入乾西宫,敏妃就看到这里到处都堆着木材、石材和各种小山似的泥土,不由轻叹一口气。
这园子若是建成,当是极漂亮的吧?
八月的熱情似火
不知道他说的阳光房、游泳池,建成以后会是什么模样?
可惜,看起来这里至少还得建三两月才能完工,也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看到。
按照大成祖制,皇后加冕之后,就必须住在永华宫,从此出入皆有起居官跟随,并如实记录在案,相当于一举一动都受到监视。
没人知道为什么必须如此,只知道这是高祖的规定。
如此一来,到时敏妃再想来这里玩,自然是不可能了,毕竟身为皇后来找一个厮役太监,有违礼制,一旦起居官如实上告,可能秦源首先会被斩首。
心中略有愁绪,敏妃正欲抬脚进去,却见地上满是灰尘,不由地又皱了皱眉。
这般走过去,绣鞋之上,岂不都是尘土了么?
苏秦秦是最了解敏妃的,见她皱眉,就立马说道,“娘娘,要不我背你过去吧?”
哼,虽然你待我越来越不好,可我还是依然待你如初,你自己好好反省一下吧。
敏妃叹了口气,淡淡道,“不必了,你那点力气,别再崴了脚,走吧。”
秦源对于敏妃和苏秦秦的到来,确实有些意外。
毕竟这个时候,她应该也得到消息,躲在成华宫才对吧?
但还是上前行礼道,“秦源拜见娘娘。”
敏妃抬了抬手,尽量若无其事地说道,“免礼吧。本宫今日过来……也无甚大事,只是有些曲谱想请教。”
秦源心想,那你倒是拿个琴过来啊,就这么干教啊?
等下,你居然还穿这种左右开襟的衣服,裹得连脖子都快看不到了,你礼貌吗?
裹胸呢,那么多漂亮衣服呢,都去哪了?
这就是你当学生的态度?
邪醫紫後 小說
我要叫家长了啊喂!
心里一阵吐槽,但还是说道,“哦,娘娘请进,进来说。”
顿了顿,又补充道,“苏姑娘也请。”
苏秦秦听秦源特意喊了下自己,本来对他的无名之气一下子就没有了,阳光灿烂地对他一笑,然后就和敏妃进了屋子。
不就吃了你豆腐:殿下,我不负责 凌凌七
秦源迎敏妃进屋后,故意站在一边不动,想看看她喜欢坐哪儿。
却不想,敏妃哪儿不坐,进屋后直接站在了长案旁,然后环顾寝殿四周。
然后问道,“这屋子似乎冷清了些,为何不做些装饰?”
秦源说道,“我一人住,习惯了。”
“哦……”敏妃想了想,又道,“这里可以用屏风隔三间的。”
“啊?”
“寝、浴、衣三间,”敏妃解释道,“这样的话你这些衣服都不会乱扔了,房间也会整洁很多。”
秦源这才发现,凤床上扔了好几件自己的衣服,连忙收拾了一下。
呵呵笑道,“娘娘说的是。”
心里又想,她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感觉像是来尬聊的啊?
秦源不知道,其实敏妃现在也很慌!
她发现自己忘了把琴搬过来了,这下可怎么打发时间?
要知道她可是打算在这住一晚上的!
这么长时间,要是不弹琴,那做什么?
另外,到底该以什么理由留在这里不回去呢?
秦源终究还是没明白敏妃突然造访是为了什么,更不知道敏妃今晚不打算回去。
话说回来,他要是知道敏妃打算夜宿乾西宫,那还需要敏妃自己想理由?他能连夜帮她想出三百多个理由出来,一个都不带重样的。
失格紋的最強賢者~世界最強的賢者為了變得更強而轉生了~
站着尬聊了一会儿,敏妃终于选了个地方坐了。
和苏若依一样,她也选择坐在了凤床之上,大概是认为那里相对干净点吧。
“这凤床……倒是蛮凉快的?”
“额,对,主要是通风比较好。”
“哦……”
敏妃说到这里,已经开始悄悄抠手指了,虽然她没有钟瑾仪那种社交恐惧,但毕竟也没有太多与男子说话的经验……
想了半天,她终于想起一个话题。
“对了,快酉时了,你不去做饭么?”
秦源又怔了怔,心想这不对劲啊!
她这是……准备跟自己共进晚餐?
等下,这进度条是不是被拉过了,怎么会这么快的?
如果是其他女生,秦源绝对不会这么激动,但是敏妃不一样。
并不是说因为她比钟瑾仪、苏若依漂亮什么的,而是因为,她就是他心里的白月光。
从那个他打碎碗的黄昏,她为他随口说了一句话起,她在他心里的地位就无法抹去了。
这种情绪很复杂,很难说清,就好比那时的他是一个人人嫌弃的差生,正在被老师批评,突然之间全班最漂亮的班长站起来,为他说了一句话。
那种感觉,很难让人忘怀。
那是爱情么?
不一定是,但秦源认为,除非这个“差生”没有能力,否则只要他有这个能力,就一定会想办法,把它变成爱情。
谁都不会抗拒,让心中的白月光,照进现实的。
虽然晚上会很忙,但秦源还是决定,好好为敏妃做一顿晚饭。
总导演的事可以放一放,毕竟女主角都亲自来房间了。
于是说道,“对,是该做饭了。那什么,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娘娘不如在这用膳吧,也尝尝我的手艺。”
敏妃自然不推辞,连忙点点头,说道,“也好。”
秦源就跑去厨房做饭了,阿四想帮忙都被他斥退了。
这边,敏妃正坐在凤床上,继续好奇地打量房间。
却正在这时,只见凤床旁边的一个大红漆的衣柜,诡异地自己移动了起来。
敏妃和苏秦秦吓得花容失色,正想跑出去找秦源,却只见从那儿探出一颗头来。
“咦?”
庆王瞪大眼看着敏妃,敏妃也杏眼圆睁地看着庆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