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醫路坦途 線上看-820 有人出頭了!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在医疗上,很是有一种奇怪的现象,破罐子破摔!没有希望的患者,对于所谓的治疗,真的是你爱怎么来就怎么来的感觉。
比如TB重症患者,肺部就如同两个蜂窝煤一样,呼吸的声音就像是两个走风漏气的风箱,每年的秋冬交接的时候,他们就如同要死了一样。
大量的药物,一把一把的各种胶囊,一瓶一瓶的各种注射液,就这样,一个冬天稍微不注意,就得升天。所以,当茶素医院通过各大医院发布出征召各种试验性用药患者的时候,很多人不会去看试验用药的危险告知。
而是把它当做一种赌博的机会,赌注就是自己的一条命。
至于轻症患者,则谨慎了很多。只要不出现耐药,谁都不会轻易去拿命赌,反正国家总会有办法的,只要耐心等待就好了。
这种事情张凡很理解,当年他上大学的时候,附属医院征集一些大学生做付费的试药员,一个月吃药一次,费用八百。
当年生活费四五百就能天天吃红烧肉的年代,这个费用很是抢手的,趋之若鹜的没有点学生会主席的关系和后门,都拿不到这个试药的名额。
不过学生们也贼坏贼坏的,搞到名额在人家医生监督吃药的时候,各显神通。有舌头灵活的如同舔什么一样,能把胶囊藏在医生看不到的地方。
没有灵活舌头的回宿舍第一件事情,就是二指禅塞进嗓子眼里努力的掏啊掏,趴在水龙头哪里,不知道的还以为上卫生间粪点子溅进了嘴里。
至于试验的准确性,关学生什么事情,人家就是奔着钱去的。
动物毒性试药已经开始了,当会场里张凡掷地有声的说一切责任他负责的时候,医院会议室里出现了短暂的寂静。
中庸的主任摇着头,虽然挺欣赏张凡这总勇于承担责任的作风,但也不看好这种不知道规避风险的操作。或许他再年轻个二十岁三十岁,估计会有张凡这种勇气。
可现在,都混到中庸的一个大科室主任了,再做这种事情,就得不偿失了。
当然了,也有觉得欣慰的,比如30X的主任,他就觉得,有些事情大家都不愿意承担,大家都想着坐享其成,怎么可能会有发展呢。当张凡挑头的时候。
30X的主任,也不管别人怎么看,直接对着张凡说道:“文件签署的时候,我联名!”
“算我一个!”肺科医院的主任也点了点头。
“我认为,不需要你们试验人员,既要付出,还要承担责任,这是不公平的。我做为茶素医院的一员,虽然不能参与到试验中,但是我还是够级别给你们分担一点的。
我建议,这个责任签字,让我来,你们安心弄试验,安心做科研,其他的无需你们操心!不然,让别人说我们茶素医院其他人是吃干饭的,就不好听了!”
欧阳也出来说话了,本来老太太参加会议,就是带着一种成就感来的,你看看你看看,医院也有今天,天南的海北的,中庸的数字的,一个一个的汇集在我们这里。
谁能想的到,谁能想的到,茶素医院也有今天!
结果还没成就满意呢,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如果说其他专家站出来承担责任,她会静悄悄的坐着,多一句话都不说,毕竟这不是医生的事情,这是医疗科学家的事情!
结果,张凡要担责,欧阳坐不住了!
然后,会场里气氛比较怪异了,张凡一看,这样不行,尼玛试验都还没见个什么呢,就要分成派别了,这以后怎么办!
他笑着打断了其他人想要发表意见的趋势,“又不是什么功劳,你抢我夺的!难道你们对咱们的药物一点信心都没有?
夏主任,你觉得咱们药物的设计会让毒副作用产生肝衰竭?同志们,在座的各位同志们,你们的心情我是理解的。没有必要,我们全部联名,弄的好像我们在逼宫一样。
我们要对我们的药物有信心!这点承担责任的功劳就让给我吧,你们都誉满天下了,还和我个毛头小子有什么挣得!
欧院,接下来您的任务还是很重的,担子不轻的。最近您收拾一下,放下其他工作,主要目标就是跑项目经费,不光要去省里,还要去部里。
因为每年国家都有一些款项播发给重点项目。咱不能放过,目前所有的费用医院垫付没问题,可以后这个项目我和在座的各位专家都讨论过。
专利什么的全部上交国家,以后产生的各种利益收益,我们不参与,但前期的研究,咱不能自个掏钱!所以,您能要多少要多少。咱不能吃亏不是!”
本来有点悲壮的会场,让张凡这么一说顿时让大家有了笑容。
“嗯,其实从经验的角度,目前咱们的试验,大鼠毒理虽然数量不多,但没有出现一例!其实从经验的角度,这个药物实验性用药不突兀,也不急促。
只要我们做好一切的应对措施,各个方面都要有一定的预防策略,我认为还是可信的。就是不知道茶素医院的对应科室能不能给我们项目实验组最大的后盾支持力度。”
毕竟还是专业的,中庸的主任笑着说道。
“这个没问题,赵燕芳博士已经挑选出一批有经验有精力的内外科医生全程协助咱们的试验。”张凡点了点头。
“你们见习的怎么样啊?我们这边累死了,哎,30X呼吸内科的教授,还有茶素这边从金毛留学归来主任对我们要求太高了,现在已经让我们协助管病号了。
而且还有院士时不时的出来提问,据说期末的考试是院士出题,考试很难的,我估计要挂科了!好羡慕你们随便一个老师带着,考试随随便便就过了!”
来茶素见习的一群本科生,本来就觉得茶素已经很厉害了,结果来了以后,才发现太尼玛牛了。
这一群大神带着,就算以后进不了院士的门,找个其他导师也是很有底气的,一问你本科老师是谁,XX院士!这尼玛牌面够大了。
所以,一群本科生没事就给其他医院的同学打电话,毕竟不炫耀,怎么能让别人羡慕自己呢。
至于,医院里,现在大家算是见了世面了,知道了什么是科研知道了什么是成名的大家是怎么工作的。虽然张凡没说,医院也没要求,可最近医院的风气明显不一样了。
特别是做为后援组的科室。一个一个的努力提高这自己,虽然就是个后援,但也已经开始准备了。
张凡这几天也超级忙,早上雷打不动的进入手术室,不管如何,张凡每天会做一到两台的手术,然后下午就在各个实验室奔波。抽空还要和欧阳联系一下。
撞上血族王爵
欧阳已经出发了,这次出发的队伍极其庞大。
欧阳带队,然后还有财务处的科长,科长也做到了极致,这家伙不知道从哪请来了一个精算师,还有老高,老高本来不愿意去,结果欧阳说高院长和政府打交道有耐心,脾气好,自己唱白脸,得有人唱红脸!
还有茶素政府这边派遣的一个联络人员,老官吏了,虽然职位不高,可对于鸟市方方面面的人头都很清楚。
本来欧阳去鸟市之前,去了一趟茶素政府,政府的领导早就听说了,深怕欧阳在自己这里打秋风,快快的派了人手不说,茶素老大亲自给欧阳打招呼,他是会鼎力相助的,只要放过茶素政府。
浩浩荡荡的队伍杀到鸟市,鸟市老大后悔的都锤胸脯了,“我不是给了两百万吗?红口白牙的不能这样啊!”
“哪是救治费用,这次是申请省级科技进步奖!”
“进步奖也是获得了以后,才发奖金的,哪有立个名头就伸手要钱的。”
金庸 小說
“省里年年有经费,附属的几个医院年年有,为什么我们没有!”
扯皮的事情最费精力,各种条款,各种规章制度,看着好像是死的,可尼玛人是活的,人家可以这样解释,也可以那样理解。
所以,这个战场打的是血肉模糊。
调料网上,传染科的留言板上本来已经平息了。大佬嘲讽了几句后,也就不怎么说话了,毕竟大佬也有大佬的牌面,要不是嫉妒茶素医院的顶级P3,才不会无聊的嘲讽张凡。
至于其他没事跳出来翻来覆去的嘲讽张凡的,说实话,在自己医院都还没混清楚呢。
而且最主要的是没人应战,大家嘲讽张凡,张凡连账号都没有,说来说去的,就单方面的说,也没什么意思。
所以,热闹也就热闹了两三天。
结果,今天忽然,一个账号名字就茶素医院小大夫的人在传染园地发言了。
“茶素医院TB细胞蛋白叠加的论文已经跳过细胞杂志的初审进入复审了,对方已经给与回执了,而且人家邀请的专家有:佐治亚州立大学的JD Li,有羊城的呼吸科专家钟院士。
特别是钟院士说了一句,茶素的张院长厉害!
也不知道,当初说茶素张凡不行,张凡是外行的专家,有没有人家钟院士专家。算不算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啊!”
然后,调料网热闹了,热闹到甚至外行的人都跑来看热闹吃瓜了。反正吃瓜不嫌瓜大,甚至还有一些好事的在网络上挑拨。
“对,打破学阀,打破医阀,华国的医疗为什么上不去,就是因为这些所谓的专家把持着发言权。你看看人家,国外的细胞期刊都说好了!”
有反对的,“朋友,不懂不要胡说,只要你格式没问题,内容不要太小白,你也能进入期刊复审!论文具体怎么样,你没有看到,我也没有看到,就不要张嘴就来。
按照我的判断,茶素的这篇论文,大概率的是那个张凡请的刀客操刀的。要打到的应该是茶素的张凡,像他这样为了级别为了职位什么事情都没节操的才是阻碍华国医疗发展的最大阻力。
知道不知道,现在很多期刊看到是华国人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这家伙是不是来水论文的!”
然后,尼玛都出现人身攻击了,调料的网编,删帖子都删不过来了。
“这是谁啊,这是谁吃饱了没事干这个事情啊!这尼玛没事给老子惹祸!”张凡瞅着别人发过来的截图,都要站起来骂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