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黎明之劍 起點-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特殊的會面安排相伴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如何在有限的技术条件内,在现成可用的基础上,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来完成一项初听起来似乎不可实现的奇迹?
那就是从一开始便不要被这个“奇迹”吓退——母星屏障的技术需求以及远超常识的惊人规模确实吓退了许多人,当得知需要撑起一个笼罩全球的防御层时,甚至连罗塞塔和贝尔塞提娅这样的人都第一时间有点发懵,而他们身旁的学者顾问们紧接着的反应便是立刻寻求一个不需要撑起星球级护盾的“替代方案”,而母星屏障的可行性从一开始就被放弃了。
异界药王 六夜竹子
但这不怪他们,这是正常人的正常反应,跟他们比起来,高文这种脑洞始终开在大气层外才是那个异类——他身边还有一大堆跟自己思路差不多开放的异类。
但也幸好有着始终在大气层外的脑洞,他和他身边一帮思路奔放的追随者们才能从那一大堆散装技术和散装遗产中拼凑出一个实现母星屏障的方案——起航者留下的星环,哨兵留下的符文石,凡人建造的神经网络与转发阵列,横跨天地的通讯系统,巨龙,海妖与铁人这样不受心灵钢印束缚的“成年种族”,以及诺依人发来的蓝图。
现在,凡人已经拿到了一切他们能拿到的牌,是时候把这套牌组合起来了。
广袤的纯白花海中,圆桌旁的一个个身影在短暂地沉默着,他们在沉默中思索,推演并验证着高文所提出的各种可能性,试图从这个庞大、复杂却又环环相扣的计划中找到可能会导致失败的漏洞——或者能走向成功的通途,就这样过了好几分钟,第一个打破沉默的是赫拉戈尔这位黄金巨龙。
他看着高文的眼睛:“如果——我是说如果,哨兵留下的符文石系统也未能成功撑起行星护盾,或者设置在苍穹站的广播阵列未能成功将行星护盾转化为母星屏障,我们还有多少机会进行方案转型?母星屏障计划和各种避难所计划之间区别过大,用在母星屏障上的基础工程似乎很难被紧急转用到避难所上。”
“……确实如此,母星屏障走了一条无法和任何避难所共存的道路,”高文坦然点了点头,“几个避难所计划之间虽然有或大或小的区别,但它们的一些基础工作是互通的,某个避难所计划如果出了重大纰漏,联盟可能还来得及紧急启动别的方案,但对于母星屏障,不管是用于控制符文石节点的地面控制中心还是太空中的广播阵列,这些基础工程都都没法用在避难所上……这些必须承认。”
他轻轻呼了口气,双手放在桌上,目光扫过圆桌旁的所有人,嗓音低沉肃穆:“所以,一旦选择启动母星屏障,那么联盟的所有力量就必须专注在这条单行道上,我们需要所有的资源,所有的产能,所有的研发力量,需要凡人手中所有的牌,任何国家都不能有丝毫保留,只有这样才能在最大限度上提高母星屏障的成功概率……这是一道单选题。”
罗塞塔·奥古斯都沉吟着,随后又飞快地低声与坐在自己身旁的温莎·玛佩尔交谈起来,另一边的贝尔塞提娅则很快完成了和薇兰妮亚之间的交流,白银女皇抬头看向高文:“我需要和其他大星术师们进行更深入的讨论与推演,暂时不能给出答案。”
“我们也是,”罗塞塔也结束了和温莎·玛佩尔的交谈,“有一些方案超出了预想,我必须参考国内更多学者的意见。”
魚水沉歡
高文对此并不意外,这将是一个决定世界最终命运的决定,而这个决定所牵扯到的技术细节与社会运转已经远远超出了个体智慧所能筹谋的区间,哪怕是白银女皇和提丰大帝这样的人物,也不能凭着一时考量就盲目支持或否定任何一个方案——那两位巨龙领袖恐怕也不行。
说到底,他也没指望能凭着这么一场秘密会谈就直接定下一切,这不现实——当然,这件事仍然需要尽快决断。
“我们需要尽快做出最终的决定,”高文点了点头,“我们距离那个‘倒计时’已经越来越近了。”
“是的,时间宝贵,所以在最终方案敲定之前,有一些工作可以提前展开,”赫拉戈尔这时候说道,“至少不管哪个方案我们都需要大规模的神经网络,需要对反神性屏障进行‘反相’的设备,需要储备物资,还有先祖之峰的那处观测装置……要做的事情多的很。”
对这位龙族领袖的话,所有人都表示认可,而后,高文终于宣布此次会议结束。
贝尔塞提娅等人各自起身,一个个身影化作流动的光影消失在高文面前,但就在圆桌周围除自己外只剩下两位龙族领袖时,高文突然开口叫住了正准备离线的赫拉戈尔和巴洛格尔:“稍等。”
“还有什么事么?”赫拉戈尔疑惑地停了下来,他看着高文,“是对之前龙族提出的方案有疑问?”
“不,是有个人想见你们,”高文说到这顿了顿,似乎是在脑海中与另外一个声音沟通着什么,随后又轻轻点头,“虽然可能有点突然,但她说这次机会难得。”
赫拉戈尔与巴洛格尔面面相觑,但很快他们便仿佛想到了什么,各自脸上的表情瞬间微微变化,而几乎与此同时,他们也感觉到这处网络空间中突然出现了一阵与之前截然不同的……“微风”,这股无形的力量从遥远的花海尽头瞬间卷过,尽管肉眼无法分辨,两位太古巨龙却敏锐地感觉到周围的环境在风中产生了转变,似乎有一些原本指向此处的连接被断开了,又有一些特殊的气息在花海边界建立起来——但对赫拉戈尔而言,他的注意力已经从周围环境的变化转移到了一片正从空气中悄然浮现的光影上。
那是一道淡金色的帷幕,如极光便自天空垂下,帷幕中又走出了高挑而优雅的身影,从朦胧渐渐真切,淡金色的长裙,长达地面的华丽金发,平静的龙类金眸,永远淡然而优雅的面容——这是赫拉戈尔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人”,一个他曾认为永远不会再相见的身影。
两位龙族领袖的身体同时有些僵硬,他们在刚才便隐约猜到了会发生什么,但事实证明,有些东西仅仅依靠“心理准备”是远远不够的——条件反射这种东西连龙族都扛不住。
但正在赫拉戈尔表情怪异不知如何开口的时候,却是恩雅主动打破了沉默,这位由昔日巨龙之神的人性部分凝聚重生而成的“神权理事会高级顾问”微笑着,温和地看着自己曾经的祭司:“放松些,我们已经结束了上个时代,不是么?”
“……诚如您所言,”赫拉戈尔表情复杂地站在那里,过了好半天才开口说道,紧接着他又飞快地看了高文一眼,眼神深处竟好像有点怨念——似乎是高文这位东道主的安排过于突然,以至于连巨龙之王都手足无措起来,“我现在应该怎么称呼您?”
“你可以直接叫我恩雅——当然,后面可以加上‘女士’,”恩雅浅笑着说道,“我对这些细节其实并不在意。”
一边说着,这位金发女士一边自顾自地在圆桌旁具现出了一把高背椅,很随意地在高文旁边坐了下来,接着又似笑非笑地看着对面的赫拉戈尔和巴洛格尔:“你们要一直站着么?”
巴洛格尔和赫拉戈尔对视了一眼,这才有些别扭地在圆桌对面落座,一种前所未有的怪异感觉在两位太古龙心中翻滚,现在这个情况……可真是在意料之外了。
“看样子我的突然兴起给你们带来了麻烦,”两位太古龙的别扭没有瞒过恩雅的眼睛,“但是不必多想,我只是想……见见你们。”
“……这安全么?”巴洛格尔终于忍不住问道,“您现在可以直接和像我以及赫拉戈尔这样特殊的龙族会面么?”
“我是神权理事会的高级顾问,在这方面的判断能力还是有的——而且这里还有一些额外的安全措施,我对这些新技术很有信心,”恩雅答道,而她的目光始终都没有从两位巨龙领袖身上移开,“巴洛格尔……在过去的一百多万年里,我总是很少有机会见到你。”
“……我过去大部分时间都滞留在塔尔隆德之外,”龙血大公慢慢开口,“只有在魔潮到来的时候才会返回大护盾内——而那时候您往往没有多余的精力关注别的事情。”
“我知道,圣龙公国,你们的‘大计划’,”恩雅笑着说道,她的目光一直在巴洛格尔和赫拉戈尔之间转来转去,“很惊人的大计划。”
赫拉戈尔下意识开口:“现在看来,我们当初的许多规划其实都不成熟……”
“这世间有太多伟大的东西是从‘不成熟’起步的,从宇宙的尺度来看,或许我们这颗星球都还远未成年……你们已经让我很惊讶了,”恩雅摇了摇头,“我一直在期待一个像这样能和你们好好……‘交谈’的机会,赫拉戈尔,多难以置信啊……你在我身旁侍立了一百八十七万年,可你直视我眼睛的时间加起来都没有这一刻这么多……”
“……那时候直视您的眼睛可是很容易丧命的,”赫拉戈尔似乎终于放松了一些,他无奈地笑着,“不过有一点我倒是很赞同,我其实也期待一个能像这样和您好好‘交谈’的机会,这一点我们应该感谢高文·塞西尔陛下——他为今日的一切奠定了基础。”
恩雅旋即转头看向高文,她的表情郑重,微微点头:“我确实应该感谢你……等会返回现实世界之后来我房间吧,我请你喝一杯。”
高文本来都打定主意要在旁边赖着听会八卦了,愣是没想到自己竟然还会被拉到话题里,而且走向还如此吓人,听到恩雅的话之后差点就把“你这算恩将仇报”给说出来,但最后他还是靠着莫大的意志力控制住了表情,只是板着脸僵硬地点了点头:“……看情况吧。”
“……放心,只是喝杯茶,”恩雅看到高文的表情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她竟然笑的还挺愉快,“我跟贝蒂学了人类的泡茶方法,还是有些自信的。”
高文顿时就松了口气,有种逃过一劫的感慨,对面的赫拉戈尔和巴洛格尔则显然有点发呆,大概是对高文和恩雅之间的相处模式有点意外,不过恩雅很快便转移了话题,她看向赫拉戈尔:“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塔尔隆德,新阿贡多尔城,”赫拉戈尔回答道,“我们在旧城的废墟旁边筑起了一座新城……不像曾经那般华丽,但坚固又安全。”
“果然是在塔尔隆德么……”恩雅若有所思,“在那边接入神经网络容易么?”
“之前根本无法和洛伦大陆即时通讯,失去欧米伽系统之后,我们连维持本土的通讯都十分艰难,”赫拉戈尔摇了摇头,,“但感谢塞西尔方面提供的戈尔贡平台,我们依靠设置在天空的反重力通讯基站实现了跨海通信,如今新阿贡多尔以及东南海岸附近的数座城市都已经有神经网络接入点——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同胞都集中在这些聚居点。”
“戈尔贡平台……我听说过这件事,”恩雅若有所思,紧接着扭头看了高文一眼,“赚不少吧?”
高文表情一点都不尴尬:“都是明码标价,物超所值的东西,第一座紧急交付的通讯平台打折打的都快骨折了。”
“我不信,赫蒂看报表的时候乐的都不行了,”恩雅一双金色的眼瞳毫不动摇地注视着高文,随后又指了指赫拉戈尔二人,“多照顾点吧,他们现在还很不容易……”
高文:“……”
赫拉戈尔&巴洛格尔:“……”
一种极端怪异的无力感突然从高文心里涌了上来,他这感觉就如同正在跟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交流的时候冒出来了一个护犊子的妈,那真是要多古怪有多古怪……
但幸好恩雅也没在这个话题上纠结,她的视线回到赫拉戈尔身上,仿佛十分珍惜这短暂的时间,要把自己关心的事情全都问一遍似的迅速转移了话题:“这次只有你们两个过来……安达尔呢?”
“他主导着如今塔尔隆德污染开拓区的建设工程,事务繁忙,”赫拉戈尔答道,“而且他身上的神经系统植入体留下了一些后遗症,这让他……不是太适应神经网络。”
“是么?他的身体没问题吧?”恩雅皱了皱眉,“黑龙的寿命相比其他巨龙很短,他已经活太久太久了……一直以来,都是那些植入体在维持着……”
“您不必担心,他现在有了再次奋斗的新目标,身体状况还不错,”赫拉戈尔露出一丝微笑,“而且他使用的植入体都不依赖欧米伽系统,至今仍能很好地运转……我估计他会跟我和巴洛格尔一样长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