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說 九星之主-928 魂武世界的盡頭看書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大薇……”
荣陶陶怔怔的望着天空,半晌回不过神来。
我似乎…把大抱枕弄丢了……
荣远山警惕的观察着四周,小心翼翼开启了黄云。而让黄云无比警觉的能量源,除了徐风华便是荣陶陶。
无论是天上脚下,还是四面八方,方圆十数公里内,没有其他任何的危险源头。
荣远山转眼看向了徐风华,轻轻摇了摇头,动作几近细不可查。
徐风华心中充满了担忧,也看到了荣陶陶那失魂落魄的模样。
她心中一紧,伸手将荣陶陶环进怀中:“御莲花骨朵不要停。”
“嗯……”
徐风华轻声宽慰着:“高凌式还在石头小院里,去问问她。”
“对!”荣陶陶眼前一亮,莲花钻头带着父母二人直接扎进了地底,短时间内重新制作了一个地下庇护所。
“小心些。”荣远山急忙提醒道,话语倒也不用说的那么明白。
高凌式这个名字,给了荣陶陶一丝希望。
与孩子不同的是,荣远山的心中却是止不住的担忧,心情异常沉重。
现在高凌薇不知去向,经受了那般苦难,也不知道高凌式是否还在掌控之中?
好在高凌式身处青山军大院里,掀不起什么风浪。
而且,虽然她是个罪犯,但她还是很爱自己的母亲的,不会对程媛做出任何过分之举。
就在荣远山暗暗担忧的时候,驻留在石头小院里的夭莲陶已经冲下了二楼。
偌大的客厅中,程媛正躺在沙发上,头枕着女儿的大腿。
高凌式双手轻轻揉着母亲的太阳穴,本该空洞的眼神里,还带有一丝温柔。
显然,高凌式也很享受这样的时光。
可惜如此温馨的一幕被荣陶陶打断了。
听着“咚咚”下楼的声音,程媛下意识的坐起身来,看向了荣陶陶。
不看不要紧,这一看,荣陶陶为何如此焦急?
程媛心中一慌,急忙询问道:“怎么了淘淘?”
荣陶陶站在楼梯口处,迟疑片刻,开口道:“妈,我跟她说两句话。”
“好,你快去吧。”程媛拍了拍大女儿的肩膀,急忙开口吩咐着。
高凌式三步并两步追了上去,程媛满脸担忧,跟到了楼梯口,抬头看着上方,却是没再继续向上了。
魂武世界里的普通人本就足够悲哀了,更令人沮丧的是,她还是一位母亲,只能干瞪眼、帮不上忙的母亲。
荣陶陶将高凌式拽进了书房,看着她跟高凌薇几乎一模一样的面庞,荣陶陶的精神都有些恍惚。
他尝试着小声问道:“大薇?”
高凌式只是默默的看着荣陶陶,不声不响。
荣陶陶眼神有些失落,轻声道:“你脱离掌控了。”
高凌式:“没有。”
荣陶陶并未轻易相信,只是询问着:“她在哪?”
高凌式:“她从不允许我去探查她的生活。”
荣陶陶直接道:“现在去看看,我命令你这样做。”
高凌式直视着荣陶陶的双眼:“你的命令无法凌驾于她的命令之上,她才是我的主人。”
荣陶陶:“你……”
话音未落,高凌式突然发声:“嘘。”
这是一道噤声的指令,不该出现在高凌式的口中!
紧接着,高凌式抬起了手掌,抚上了荣陶陶的脸蛋,面色稍显痛苦、话语也有些吃紧:“等我,等下。”
荣陶陶眼前一亮,心中大喜过望!
这根本不是高凌式应有的动作,这更是之前两人吻别时的动作!
这就是高凌薇!
随后,高凌式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模样:“我去陪妈妈了。”
说话间,高凌式尝试着迈开一步,发现荣陶陶没有阻止之后,便放心的大步前行,打开了书房大门。
荣陶陶有些不知所措,也急忙跟了上去。
两人去得快,回来得也快。
程媛还站在一楼楼梯口向上望着,发现孩子们回来,她急忙询问道:“淘淘,是出什么事了么?”
“任务的事儿,妈妈,没什么大事。”荣陶陶有些心虚,急忙转移话题,“我陪你一起看会儿电视?”
程媛心中一怔,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那…行,我去给你洗些水果。”
“我来,妈。”
“不用。”程媛深深的看了荣陶陶一眼,示意了一下沙发,“你俩坐着吧。”
与此同时,一处特殊的空间内。
高凌薇一手捂着脑袋,一身的魂力剧烈的波动着,本应该专心晋级的她,却不得不分散注意力,探查周围的环境。
她愕然发现,自己好像正处于雪狱角斗场中?
不,这不是雪狱角斗场。
空间内一片昏暗,远处下方有一块石质场地悬浮在空中。
但它并不是雪狱角斗场的正方形,而是圆盘状。
圆形场地四周延伸出了足足九条道路,一直向上延展,而其中的一条就延伸到了高凌薇的脚下。
“哦?”圆形角斗场正中央,一个席地而坐的男子站起身来。
他缓缓抬起头,沿着丝丝电流弥漫的道路,仰望着突兀出现的高凌薇。
男子摘下了兜帽,拢了拢披肩的卷曲发,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潇洒至极:“镇子里来了个新人。”
高凌薇低头俯视着空间内唯一的人,她不由得眼眸一凝!
这个人…她竟然认识?
是那个将美洲大陆搅得天翻地覆的萤森大神——变革者托!
“而且还带来了一只宠物。”变革者托眉毛一挑,看向了高凌薇的身后。
高凌薇无需转头,闷雷已经扫描出了身后缓缓游动的雷腾龙族。
雷腾龙族通体电芒刺眼,身体不断翻腾着,也不知道它正经历着什么。
而除了龙族生物之外,身后竟还有一扇大门存在?
高凌薇稍稍侧身,一边戒备着遥远下方的变革者·托,一边看向了后方的大门。
说是大门,但它此刻处于紧闭的状态,严丝合缝,就像是一座长方体石板。
石板上方画满了奇形怪状的纹路,丝丝蓝白相间的电流弥漫起上,诡异且神秘。
高凌薇这辈子都不会想到,她会被一面石板压得抬不起头来。
当一个人仰望巍峨的山岳,渺小的人类会对大自然升起敬畏之心。
此刻,伫立在高凌薇身后的这块巨大石板,就如同高耸的山岳、奔腾的江河!
如此感觉,简直是难以形容。
下一刻,高凌薇心中一紧,急忙后退两步,向前方望去。
而就在她的面前,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要知道,从圆形角斗场到石板大门的路径是一路向上的,虽然倾斜角度不大,但也是上坡。
即便如此,站在下方的女人,依旧稍稍低头看着高凌薇。
高凌薇面色警惕,心中掀起了轩然大波,因为这个人她同样认识!
好吧,说“认识”其实并不准确,但是这个女人的体貌特征过于明显,高凌薇曾听荣陶陶说过很多次,一眼便认了出来。
“你,你是……”
女子声音嘶哑,特点极其鲜明,狭长且冰凉的眼眸紧盯着高凌薇,如若暗夜里凶兽:“他应该告诉过你。”
高凌薇迟疑片刻,道:“二尾。”
“呵。”二尾稍稍转头,用余光看向身后的路径,“安心晋级,我守着你。”
高凌薇当然知道二尾与荣陶陶的关系,她也没再说什么。
唰~
哪成想,突然有一道曼妙的身影出现。
和二尾一样,这个女孩竟也身披漆黑的斗篷,只是她并未落地,而是漂浮在半空中。
“嚯~”女孩眨了眨漂亮的眼睛,一副懵懵的模样,望着远处盘绕的雷腾龙族,“它怎么这么大呀?”
二尾眉头微皱,看向了身侧的女孩。
女孩有着一头俏丽的卷曲短发,容貌极美,而且还是那种极具侵略性的美。
英姿飒爽的气质,丝毫不逊色高凌薇!
重生之足球神話
只不过,她的言行举止却与这幅英气勃勃的皮囊不太匹配。
陌生女孩疑惑的望着夜空:“皮皮的确把它们捏得很大,但是也没有这么大呀?”
二尾:“应该是趁着雷腾大门开启的时候,抓住了机会,借着雷电被灌晋级了。”
短发女孩的嘴巴张成了“o”型:“好聪明的家伙。”
“嘶……”
看了那翻腾的雷腾龙族好一阵儿,短发女孩才低下头来,一脸好奇的看向了高凌薇。
一时间,两人视线交织在一起。
高凌薇的眼中满是警惕,而短发女孩的眼中却满是赞叹:“好漂亮的小姐姐,跟雪雪有一拼啦。
恭喜你呀二尾,她没辜负你的期待啊。”
二尾淡淡的开口道:“我不是她的引路人。”
“诶?”女孩愣了一下,上上下下打量着高凌薇,“那她是谁选的?”
二尾:“没有人选她。”
“哇喔!”短发女孩一脸惊异的看着高凌薇,“这竟然是一颗野草?”
惊叹之间,女孩缓缓飘向了高凌薇,口中喃喃自语:“好厉害,我更喜欢你了……”
“夏妍!”
“唔。”短发女孩急忙收回了手掌,向后飘开。
可恶,就差一点!
差一点就可以捏到小姐姐的脸蛋了。
啧啧…她的眼神好凌厉哦,都快赶上我了~
二尾:“离开。”
“好嘛。”夏妍瘪着小嘴,不开心的嘀嘀咕咕,临走时还不忘看向高凌薇,“一定要加油呀,我等你。”
这一刻,高凌薇是懵的。
因为她不只是警惕,更对这个陌生女孩抱有一丝敌意。
即便如此,夏妍在消失之前,竟然对着自己抛了个飞吻?
是这个女孩心宽大度?还是对其自身实力有着绝对的自信,根本不在乎高凌薇的敌意?
二尾:“收心。”
高凌薇急忙收敛心神,而此刻后方的雷腾龙族竟一声嘶吼,无尽的能量翻腾开来!
二尾抬眼望去,看着体型逐渐变大的雷腾龙族,心中难得给了这畜生些许赞赏。
虽然是新物种,但制作的不错,还是有点灵性的。
二尾淡淡的开口道:“你正常晋级,我说,你听。”
高凌薇轻轻颔首,没有吭声。
二尾:“这里,魂武世界的尽头。”
高凌薇抬起眼帘,怔怔的看着二尾。
魂武世界的尽头?
这名字……
二尾继续道:“你脚下的这条路,通往的是一块竞技场地。
入口处有一扇无形的门,你不亲自走出去,没有人能踏入你的雷腾道路,也没有人能逼迫你入场。
你后方的石板代表着九种属性之一·雷腾元素。在这里,你可以潜心修行。
这个空间内聚集着魂武世界的所有元素,它们混杂在一起,和谐统一。除了与你犯冲的属性之外,你皆可以随意修行。
只是你这条路上雷腾属性更加浓郁。”
就在此时,后方的雷腾龙族竟然完成了进阶,也终于抽出工夫来,对着二尾愤怒嘶吼:“嘶!!!”
“回来。”高凌薇开口喝道,探出了元素化的手掌。
“呜~”雷腾龙族委屈巴巴的嘶吟着,破碎成了无尽的电流,向高凌薇体内涌来。
一时间,二尾的笑容竟有些怪异。
她按照某人的影子选择了荣陶陶,而在荣陶陶选择的另一半的身上,她找到了很多熟悉的特质。
坚韧,强硬、勇敢。
肉身上的强大只是次要的,灵魂上的强大才是终极答案。
二尾突然道:“这里是选拔新神的地方。”
高凌薇身上的能量波动却是越来越大,没有精力做出任何回馈了。
“这条路不会永远是你的庇护所,当某项要求达标之时,角斗场会自然开启,你最好做足充分的心理准备。
当然,你现在也可以入场,只是我不建议你这样做。”
二尾转头,用余光看着下方角斗场内、面带笑容的变革者·托。
“高凌薇,你知道内视魂图对荣陶陶意味着什么,我也知道你有额外的身体在魂武世界里。”
二尾转过头来,直视着女孩电流弥漫的眼球:“你可以继续陪伴他。
未来,你终将面临开启的角斗场,这也许是你生命的最后时光,我不会阻拦你。
但如果你透露这里的任何消息,我都会将内视魂图从荣陶陶体内夺走。”
高凌薇很是吃力,动作艰难的点了点头。
“另外,帮我转告他。”二尾那沙沙的声线里,毫无人类情感可言,“当年在天台上,我对他的要求是成为雪境之主。
任何形式的投机取巧都是不被允许的。
莲蓬,是他走到世界尽头的唯一方式。”
“这是否有些不公平,女士?”下方角斗场中,突然传来了变革者托的话语。
二尾缓缓转头,哑声道:“你还能站在这里和我对话,就代表着我赐予了你机会,你的心里只能有感激。”
“呵呵。”变革者托哑然失笑,捋了捋一头长发,转身走向了遍布着绿色莹芒的道路,“也许吧。”

求些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