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玄幻小說 大乾長生討論-第573章 再起(四更)展示

大乾長生
小說推薦大乾長生大干长生
法空回到了自己的小院。
四个净瓶摆到桌上,他很快陷入了奇异的感悟状态中。
四个净瓶给他的感觉更加的强烈。
那种身处妙韵中的感觉比只有一个净瓶时的感觉强烈了数倍。
半晌过后,他从陶醉中苏醒,感觉对天地的认知又深刻了一层,与先前又不同。
这让他极为沉醉。
他打量着这四个净瓶,摇摇头。
多一个净瓶,效果强一分。
可惜,胡云萱那边未必还能找得到,委实可惜,可惜!
他忍不住摇头。
如果能找来十个八个净瓶,自己说不定能迅速的踏入四象境的巅峰甚至踏入五行境。
五行境应该就是世间顶尖了,真正能自保了。
当然,如果要彻底安全,还是要踏入最最上层。
看了一会儿,他将四个净瓶收入了袖中,拿出了那块黑铁牌,细细凝视。
这块黑铁牌很玄妙。
他觉得这有利于自己解开时空之谜,尤其是自己这个变量,会导致时空什么变化。
一时之间,他再次陷入沉思之中。
旁边不远处,林飞扬的院子里,一群人正讨论的热火朝天,便是尉迟松以秘谍事例,说出来大家讨论如何应对。
众人踊跃发表自己的观点,自己的处理办法,然后互相挑刺,寻找对方的破绽。
林飞扬与傅清河也凑起了热闹。
林飞扬感觉自己增涨了智慧,变聪明了几分。
林飞扬的反应是极快的,远远超过别人的反应速度,可让他思索什么主意,便脑海一片空白。
最典型的不假思索型,是本能反应。
他最喜欢听这种计谋式的讨论,想记住几招,往后遇到的时候直接搬过来用。
可惜,他平时确实记得不少这些招数,可一旦碰上事,脑海里又是一片空白。
还是要听法空的吩咐。
此时,法空的小院却出现了楚祥。
一看到楚祥出现,法空起身合什,笑道:“王爷不是又有事吧?”
“大师别急。”楚祥笑道:“这次不是麻烦大师的,是来跟大师告别的。”
法空伸手肃请。
两人坐到桌边。
法空轻咳一声。
在另一间院子的徐青萝倏的飘走,来到了法空与楚祥跟前,奉上茶茗。
她捧着木盘退到一旁,没有离开。
法空端盏轻啜一口茶,微笑道:“王爷又有什么事?难道是逸王爷?”
楚祥摇头:“不是三哥,我是奉命调查钓月道高手遇害一案,要判定是不是天海剑派高手所为。”
法空眉头一挑。
楚祥端盏轻呷一口茶,叹道:“父皇不是下了旨意,不准天海剑派与钓月道再纠缠,谁再主动进攻,便要治罪嘛?”
法空颔首,点点头。
楚祥道:“可钓月道上报,天海剑派不遵行圣旨,继续对钓月道高手出手,杀了四个钓月道高手。”
法空若有所思。
楚祥道:“天海剑派则说,这是钓月道诬陷,根本不是天海剑派所为。”
“所以皇上派王爷前去调查清楚?”
“是。”楚祥一脸无奈神色:“这种事怎么查?天海剑派真要杀他们,根本不会露出破绽,一个便知道是口水官司。”
“也未必吧。”法空道:“万一这是天海剑派对皇上的挑衅呢?”
“挑衅父皇?”
“天海剑派干不出这种事?”
“……能。”
缉拿带球小逃妻 小说
法空道:“皇上也是想让你趁机看看天海剑派与钓月道的情形吧。”
“我估摸着,父皇是有这么个意思。”楚祥点头:“要不然,这种事也不必非要我。”
南监察司也可以前去。
还有别的专门断案高手,如绿衣司的高手,甚至巡天卫,都比自己强。
非要自己过去调查,应该是要趁机摸一摸天海剑派与钓月道的虚实,心中有数。
父皇疑心重,谁也不信的。
“那就预祝王爷一路顺风,行事顺利吧。”
“好。”楚祥笑道。
徐青萝轻盈出去,很快提了一坛酒,带着两个碧玉杯。
她轻轻拍开封泥,醇厚酒香袅袅飘出,溢满小院。
她替两人各斟满一杯,退到法空身后。
楚祥笑道:“青萝这一眨眼便长成大姑娘了,亭亭玉立,出落成一个美人儿。”
“王爷过奖啦。”徐青萝笑道。
法空端起酒杯:“王爷再夸奖,她尾巴要翘天到上了!”
楚祥笑着端起酒杯,两人一碰杯,一饮而尽。
“唉……”楚祥叹息道:“我是一点儿没感觉到岁月的流逝,可是呢,看着跟前的孩子渐渐长大,便不由的觉得自己老了。”
法空道:“王爷正当盛年,这话说得老气横秋的,他们纵使长大了,王爷练成大宗师时间早,想老可不容易。”
“心老了。”楚祥道。
法空失笑。
楚祥道:“我是老了,夫人却不老,大师你这神水确实功德无量,夫人她有了这个,越来越年轻了。”
法空笑着点头。
神水对男人还好,对女人确实有致命的吸引力,否则每瓶一百两银子是怎么卖得出去?
供不应求,就是给那些贵妇用的。
至于说救命,那就直接来金刚寺外院讨要便是,寺里不会见死不救。
徐青萝很快又端上了小菜与糕点,看着两人很快把一坛酒喝光,然后楚祥告辞离开。
徐青萝一边收拾着酒杯与酒坛一边问道:“师父,钓月道与天海剑派又要打起来啦?”
“嗯。”
“钓月道这一次是诬陷吗?”
“……不是。”法空摇头:“天海剑派确实杀了钓月道的高手。”
“天海剑派这是要干什么?”
“……难说。”法空摇头。
他还真没看出来。
天海剑派此举,看似挑衅,却又似是蕴着深意,就看朝廷是怎么应对。
他还真看不出朝廷要怎么应对,皇帝的招数都是未知的。
有无形的力量庇护着不被自己看到。
他看到了黑铁牌出现后,知道世间确实有扰乱天眼通的奇物存在,不能太过依赖天眼通。
身为皇帝,当然也有这种奇物。
所以自己一直不看皇帝是对的,看也是白看,反而容易误导自己。
朝廷真要派神武府镇压?
现在的神武府能镇压得了天海剑派?
再加上南监察司?或者再加上绿衣司?
法空脸色微微沉下去。
“师父,你担心大雪山宗会被扯进来吧?”
“恐怕无法独善其身。”法空摇头。
“我让楚姐姐探探口风。”徐青萝嫣然一笑,轻盈而去。
——
一轮明月当头照。
李莺一袭白衣如雪,静静站在月光下,双眼如冰似雪,凝视着手上的长剑。
剑光如清泉,倒映着她眼眸。
法空忽然出现。
“嗤!”剑光一闪,剑尖已经刺至法空喉咙。
法空轻轻一弹。
“叮……”剑光顿时黯淡下去。
李莺如触电似一抖,所有动作顿时停住。
她收剑而立,轻哼一声:“先前果然是糊弄我呢。”
法空摇头:“纯粹剑法的话,你现在也不是我对手。”
“请——!”李莺再次出剑。
法空袖中钻出一道清光,与她的剑光相纠缠,两人在月光之下移形换影。
最终法空剑光一点李莺的肩头。
李莺肩膀被刺破衣裳,露出一小片晶莹如玉的肌肤。
她收剑而立,凝视法空。
她能感觉到法空的剑法突飞猛进,精进之快远远超乎想象,远远超过自己。
自己对剑法已经悟透精髓,得其神妙,禀剑意而精进,已经快得不可思议。
捡到一个星球
可还是比不过法空。
法空道:“钓月道的事你听说了吧?”
美利坚传奇人生 月沧狼
“天海剑派在玩火。”李莺哼道:“我笃定这一次确实是天海剑派所为。”
“朝廷会这般认定?”
“……不会。”李莺缓缓摇头:“钓月道这个哑巴亏是吃定了!”
她觉得朝廷在这个时候还没有做好准备,没有准备对付天海剑派。
所以只能钓月道倒霉了。
法空缓缓点头。
“你这神色不太对。”李莺对法空也很了解,看法空神色肃重,疑惑道:“难道朝廷会对天海剑派动手?”
法空抬头看一眼天空。
一轮明月皎洁无暇。
如水月华之下,万物静谧而详和,天地美好,美得让他感动,他心情却沉重。
这是莫名的感应。
虽然他看不清皇帝的决定,却有莫名的沉重感,有风雨欲来之感。
尤其是楚祥亲自前去调查。
身为皇帝最信任的皇子,为何让楚祥前去,不外乎要亲眼看清楚天海剑派的实力呗。
“不会吧?”李莺修长入鬓的眉毛轻挑。
法空叹道:“但愿是我多想了吧。”
李莺晶莹瓜子脸变了数下。
如果朝廷真要对天海剑派出手,这便是魔宗六道的机会,当然也是一危机。
她思维疾转。
法空轻咳一声道:“你又来了!”
李莺自失的笑了笑,摇摇头:“习惯了,……行吧,我不多想也不多做,顺其自然。”
法空点点头:“钓月道他们……”
“这一次的事我知道得清楚,钓月道一共六个高手,逃回来两个,认出了天海剑派那八个高手。”李莺道。
法空叹道:“天海剑派啊……”
——
夕阳西斜,晚霞漫天。
胡云萱与碧柔站在一座山巅,脚边是两具尸首躺中在棺材里。
胡云萱一袭墨绿罗衫,不安的顾盼四周。
两具尸首让她很不自在,觉得浑身发冷。
原本以为很简单,可真站在尸首跟前,即使有碧柔相伴,还是隐隐发寒,浑身发冷,忍不住想要夺路而走。
紅娘前男友
一阵风吹来,她打了个寒噤,蹙眉哼道:“怎还不来?”
碧柔道:“应该快了。”
“他不是吹牛吧?”胡云萱道:“怎会知道我们在哪里。”
法空忽然出现在两人身边,合什一礼。
胡云萱顿时舒一口气。
不知怎的,法空一出现,她顿时感觉不到了阴森,觉得一颗心顿时安定下来。
PS:更新完毕,求月票呀各位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