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臨高啓明-第五十三節 龍豪灣旅館看書

臨高啓明
小說推薦臨高啓明临高启明
在座诸人原本觉得这为陈小兵多少有些肃杀之气,如今交谈起来,却发觉他的态度平易,说话亦很诙谐,即不故作斯文,也不象某些归化民干部那么扳着面孔。不觉得都亲近了几分。
城铁缓缓启动,陈霖毕竟是少年,对沿途的诸多景色颇多好奇,时不时便要发问。下一站的风景却和前面迥异,铁路沿线乃是一个小小的城镇,修建着各式奇形怪状的建筑。有的房顶上还飘扬着各式各样的旗帜。忽然他看到了城镇中有高耸的塔楼--这他却认识:这不是佛朗机人的教堂吗?
“这里的房子象都是外洋的!”
吴毅骏去过澳门,见多识广,笑道:“这都是欧洲式的房子。欧洲除了佛郎机人,还有红毛人、英格兰人、德意志人,各不相同,房子也不一样。”
“如此说来,这不和壕境澳一般了?”
“这么说也对,也不对。”陈小兵道,“要说对呢,这里是临高的‘外侨居住区’,主要居住的都是长期来临高工作、经商的欧洲人和他们的眷属,也有少量的其他地方来得外国人。所以房子都是按照他们各国的特色建造的。连教堂也备有两座。分属不同信仰的欧洲人。”
“欧洲人不都信上帝吗?”
“虽然是一个上帝,但是教义不同。”陈小兵说,“新旧两派更是势如水火。在欧洲还互相打仗呢。”
“那他们在这里不会打架吗?都住在一起”
“打架在所难免,但若是触犯了法律就会被严惩--他们来临高居留拿绿卡不易,不敢轻易犯过得。毕竟万里迢迢到中国,为得就是赚钱。”
“绿卡是何物?”
職場同事是我推
“绿卡就是允许外国人在我国领土上长期居住发给的官凭。有了这个官凭,便可在元老院治下的各地生活居住和工作了。很是方便。”
“那不对的地方在哪里呢?”陈霖想起了什么又追问道。
“不对的地方,那就是澳门的葡萄牙人--也就是你们说得佛郎机人,名义上他们是受大明香山县县令管辖,每年还要缴纳地租,但是实际上却有自己的市镇会,有法庭、有军队,还征收钱。一过关闸俨然是异邦之地了。这里呢,他们还是要按照大宋的法律行事的。”
陈氏叔侄听这个不过是看西洋镜,倒是吴毅骏颇有感慨。他虽不是洋商,但是平日里和洋商打交道很多:往吕宋去得洋商,往往会大量贩运干果。多少了解一些。知道大明的官府对外国人极其忌惮,不愿他们到来。洋商们都说这不过是白白便宜了壕境澳的佛朗机人居中赚大钱。
这元老院倒是毫不在意异邦人,还让他们杂居一隅,自由居住做生意,视若国民一般,真是稀罕!
火车一路前行,很快便到了博铺。博铺因为港口水文条件比较差,这几年的港口功能渐渐被弱化。博铺原本的“临高海上门户”的地位也不断下降。原本设在这里海关、边检、防疫等一系列机构相继搬迁,连吊机都少了很多。新盈和红牌两港开通之后,从输入输出的货物和人员大多该从这两个进入临高。
虽说客货吞吐量大幅度减少,但是博铺毕竟地理位置优越,俨然是临高外港的身份,依旧有大量的人和货物在这里交汇,商业依旧十分繁荣。
考察团在博铺车站下了车。考察团下榻的龙豪湾旅馆就在博铺。
一出火车站,一队人力车已经在站外等候了。由于本地气候的关系,临高难以大量的蓄养使用马匹。使得推广马车的工作不断遭到挫败。除少量生产双轮和四轮马车作为私人使用之外,只在百仞、老县城、博铺这几个市镇建立了公共马车系统,除此之外,普遍使用的短途交通工具是人力车。因为轻巧方便,使用成本低,不但土著和归化民普遍使用,很多元老院也自己养着人力车和车夫。
考察团两人一辆人力车,七八辆人力车一起往旅馆出发。
人力车队却并不往南边的镇区而去,出了车站地区便一路往西。沿着一条海滨大道前行。
这海滨大道用得是煤渣铺设,即宽且平,金星零式跑在上面十分平稳,让头一回乘坐人力车的陈家叔侄很是新奇。比起坐轿子,这两人同乘的人力车的确有些拥挤,但是走起来又快又稳当,也不象普通车子那般的颠簸。还能四下浏览风景,真是一件绝妙好物。
海滨大道的两旁,种着成排的椰子树--距离路面有相当的距离,以免椰子成熟的时候掉落砸人。路旁都是花坛,种植各种叫不出名字的花木,虽说是一月,但是海南天气暖和,照样满枝的怒放,绿叶鲜花,蓝天椰林,让人恍然不知身在冬季。
神武霸帝 不信邪
誘妻入懷:霸道老公吻上癮 小說
海滨大道虽并不通往市镇核心区,但是路上的行人车辆并不少。既有人力车,也有许多重载的牛车,牵引着各种货物,缓缓前行。
行不多远,路边便是绿色的篱笆围墙,内里花木葱茏,以有房屋的檐角露出。陈家叔侄心想这不知又是什么地方,走过没多远,却看到巍峨的身影渐渐从地平线上出现。坐在第一辆车子上的陈小兵转身大声说道:
爆萌狐妃:朕的萌寵又化形了 南國暖雪
“看!这就是圣船!”
一听说这就是澳洲人冲破万里海疆的大铁船,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朝着铁船的方向望去。虽说距离遥远,可是大铁船巍峨的身姿却给众人留下了深深的影响。巨大的吊车、高大的烟囱,还有如同城堡一般巨大的身躯……
陈霖失声道:“真壮观!”
陈定也道:“果然是百闻不如一见!”
人力车队此时经过一座门楼前,陈霖看到门口的牌子才知道这树篱环绕的所在是“临高角公园”。自从广州光复,广州的市政府也在白鹅潭设置了白鹅潭公园,所以他知道公园是供百姓休憩游玩的地方。
车队在此并不停,沿着海滨大道前行,地平线上开始出现一栋红砖楼房。陈霖暗暗诧异:这房子好高大!
这就是他们今天要下榻的“龙豪湾旅馆”。
龙豪湾旅馆却并非元老院的产业,而是由本地的富商大户们合股集资修建的。这些大户既有本地的土著,也有外地迁居过来得外来户。为首的正是在临高大搞房地产开发的李家。李孝朋自打为迁居的外地大户们开发了几个楼盘之后赚得盆满钵满。又看到自家当初为大户们专门开设的“琼安客栈”业绩亦是不俗,便想到旅馆也是一个赚钱的门道。便盘算起开设旅馆了。
旅馆在临高并不少见。尤其是起威集团开设的旅社,素来以价廉物美,卫生舒服著称。不单在临高、海南享有盛誉,在广东也有不少分号。李孝朋思来想去,在这上面自家没有什么优势,不易直接去对标。
自家的优势在哪里呢?李孝朋从琼安客栈上总结出来了门道,他要开旅馆就得从有钱人身上打主意。开个本地人前所未见的“澳洲式大旅馆”。
说起澳式大旅馆,李孝朋也是听元老,特别是洪璜楠元老说得。洪元老因为经营82号店的关系,对奢侈品的制造经营投入了很大的精力。但是82号店总归是元老院的产业。自己开发出这么多产品,光靠元老和家属来消费毕竟市场容量有限。他便一直有意选择本地的合作者来复刻一个新82号。
李孝朋正好是长期奔走钻营在他面前的本地土著之大户之一。特别是当初开设琼安客栈,虽说是李孝朋的想法,但是在内部装修、家具陈设、服务项目上,洪元老都是提出了不少建议的。李也由此听洪元老说了许多“澳洲大旅馆”的轶事,不禁心向往之。
于是他找到了洪璜楠,把自己的想法一说。立刻得到了支持。不过洪元老也说了,这澳洲大旅馆的设计、管理、经营这些软件都可以帮忙,但是旅馆的硬件建造可是一笔巨款,以李家个人的财力恐怕是开不出来的。
李孝朋当即表示不要紧,自己有很多外地迁居来临高的富商大户朋友,手里都有大把的钱财,只愁没地方投资生财,若是有好的项目,他们都原意出钱。
于是这个项目便正式开始了。李孝朋最后一共拉来了十五位股东,集资建造起这座“澳洲式旅馆”。命名为“龙豪湾旅馆”。
龙豪湾旅馆位于海滨大道的龙豪湾畔。不但毗邻临高角公园,还专门圈占了一块私人海滩作为酒店专用。旅馆为一栋五层楼新古典主义红砖建筑,拥有三间餐厅和四十八间客房。内部装修全为“澳洲式”,地板、自来水、浴室、抽水马桶自不必说,还首次在民用建筑里安装了全电灯照明,安装了人工开行的电梯。在大楼的屋顶还设有露天餐厅,夜间灯光璀璨。数公里外就能看到。刚刚开业,就引来大量人群围观,街道为之堵塞。